首页 >> 解读回应 >> 回应关切 >> 正文
如何破解绿色防控和农药减量推而不广的难题
2021-10-25 10:04:00 来源: 转自《海南省植物保护总站》 【字体:   打印

 

农作物病虫害的绿色防控技术是一套病虫害防治的综合策略,既可达到控制病虫害的目的,又可以减少生态环境污染和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目前普遍使用的技术措施有:一是保护或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为天敌昆虫和有益微生物的繁殖生存空间,提高自然控害能力;二是针对主要病虫害,人工培育释放一些捕食或寄生性的天敌或有益微生物;三是通过农业措施减少病虫害发生条件(如秀枝整蔓、科学排灌、土壤翻耕和改良等);四是使用“三诱技术”;五是使用生物农药;六是培育壮苗和使用诱导免疫技术;七是精准施药技术(在准确预测预报的基础上,确定病虫害防治的关键时期,选择关键的高效低毒农药,应用适宜施药方法,提高防效和减少药量)。这些技术对农技人员来讲十分熟悉,且大部分技术在我国农业生产中已应用几十年(也可以说是传统技术),但在目前生产中推广难度较大,除了高效低毒农药应用外,其余绿色防控技术往往是农业部门在做示范,农户在观看。究其原因有以下几种:


一、当前农民使用的“大肥、大水和多用药技术”可达到稳产和增产目标,因此对绿色防控技术渴望性不高。如一些果实膨大过程中,农户多次使用膨大拉长剂,即使不用有机肥,产量也可以增加30-50%,定期使用农药也可以确保病虫害发生少(哪怕是浪费农民也不惜),且操作简单,多年探索出来的主要以“农药+化肥”技术在农户中形成固定的生产经验而难以改变。一般农户对绿色防控没有信心,因此渴望性不强。


二、绿色防控生产的优质产品不能达到优价的目的。由于大部分的农户不掌握市场信息,且没有自己的销售渠道,主要是通过收购商销售。大部分收购商收购水果和蔬菜的价钱,一般根据果实的外观和大小定价,并不在乎农残和内含物等真正影响品质的指标,如影响海南的芒果和豇豆产品等外观主要是蓟马的危害(注:少量蓟马为害并不影响产量和品质,仅仅造成一些表皮粗糙)。绿色防控技术控制蓟马(包括天敌、诱虫色板和根据害虫发生指标精准施药等技术)目前最好的防效也只能达到70~75%,而只要有少量蓟马为害症状,商品价格会下降一半以上,因此农民对蓟马的发生几乎是零容忍,打药也就频繁了。


三、劳动力成本偏高,农药成本所占成本比例不大,农民不在乎浪费农药。比如海南规模露天方式种植小番茄成本为1~1.2万元/亩(不包括采摘),其中劳动力的成本5000-6000元,而农药成本仅为600-800元,合理使用成本300-500元,所以农民不科学使用农药增加成本仅占生产成本3%左右,所以农民很少考虑从农药方面节省成本。


四、长期使用化肥、农药的果树和蔬菜耐、抗性较差,病虫害发生复杂,爆发性强,稍有不慎就有造成较大损失,甚至全部毁灭。由于农民已长期依赖化肥和农药的“呵护”,果树和蔬菜的抗病虫能力较低,自然环境中天敌控制害虫的能力较差,同时高温高湿有利条件影响,很多病虫害从农民发现到暴发成灾只需4-5天时间。目前大部分农民的知识水平很难做精准施药,而基层的测报工作由于人手少,知识有限等原因,病虫害的预测预报仍围绕着水稻开展工作,不能按绿色防控要求给果树和蔬菜种植户提供精准施药指导,所以农民只能定期打“放心药”和“保险药”。


    五、采用绿色防控短期的成本偏高,操作相对复杂。绿色防控和一般化学防治比较:1、保护生态平衡、改善天敌的适生环境和提高自然控害能力,这项技术的一个重要措施是果园或菜园套种一些天敌喜欢植物和保持果园生草,而果园杂草生长过旺时,只能依靠人工除草不能使用除草剂,两者之间的成本比较是:使用除草剂20元/亩次,而人工割草是80元/亩次,一年需要除草4-5次,每亩成本增加240-300元;2、释放天敌,平均每亩次需要100-300元,且有些天敌效果缓慢,适应环境不强,常常需要释放2-3次,而使用杀虫剂一般每亩次10-30元即可;3、安装杀虫灯技术,虽然长期效果不错,但短期投入较大(一台控制30亩地的灭虫灯需要6000元左右),农民舍不得投入;4、一些生物农药的平均使用成本比每亩的化学农药增加5-10元。


六、绿色防控技术未能解决农民当前最需要解决问题,没有和其他栽培技术形成完整体系,不能解决整个作物生育期的增产和保产问题。目前所研发推广的绿色防控技术基本以害虫为目标,针对一些常见的鳞翅目害虫和螨类,而实际生产农民需要的是全程的生产技术规程和解决方法,同时一些造成农户损失较大的重大病虫害没有研发出有效的绿色防控技术。如果蓟马问题、根结线虫问题、蔬菜的青枯病和枯萎病问题等,而这些病虫害恰好是农民用药最多的防治目标。还有就是单一实施绿色防控技术,没有配套其他肥水管理和栽培技术,不能达到增产的目的,因此大部分农民队绿色防控技术的兴趣并不高。


七、绿色防控技术没有得到大部分基层从事植保技术人员的支持。目前在基层从事植保工作的人员不是乡镇农技人员,而是农药经销者。作为一名以技物相结合,自负盈亏的植保服务者,首先要有获得一定的利润才能开展服务,而绿色防控技术用药较少,影响其销量,故大部分的农药经销商不愿意推广绿色防控技术。


要做好绿色防控技术推广,可以考虑做好如下几方面的工作:


一、建立“优质优价”的产品销售体系。各级农业部门要对全程实施绿色防控的生产基地进行建档立卡,利用媒体和各种信息平台加大宣传,树立该产品的品牌,并帮其对接销售,做到“优质优价”。还有要在“三品一标”的认证过程将种植基地的绿色防控技术应用列入考核内容。


二、加大对绿色防控示范基地的支持力度。除了给绿色防控示范基地一些技术支持和物资补助以外,其他的一些农业项目可以优先考虑全程实施绿色防控的示范基地。在补助或建立示范基地时要考虑到政府资金的杠杆作用,要与有实力、有理念的生产基地签订合作协议(政府或农业部门投入一点,种植基地配套投入,按商量好的技术方案实施),否则会出现一旦支持或示范停止后,示范基地依旧大量使用农药的现象。


三、统一实施农业生态环境改造,提高自然控害能力。考虑到依靠农民单家独户难于改变农业生产的生态环境,各级政府、环保和农业部门将农药化肥减量工作上升为环境保护工程,统一连片组织实施农业环境改造(包括土壤改良、生态保护),为害虫天敌和有益微生物创造良好繁育环境,提高自然控害能力,减少化学农药使用。


    四、扶持建立绿色防控专业队伍。利用现在的统防统治专业队伍,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农业部门准确监测病虫害的基础上,支持统防统治队伍统一大面积施用生物农药,释放天敌和施用有益微生物菌,达到控制害虫和改变生态环境目的。


五、鼓励和支持基层农药经销商参与绿色防控推广工作。出台政策或利用项目资金奖励或补助农药经销商推广绿色防控技术产品(如幼虫色板、害虫天敌、有益微生物、生物农药、诱导免疫技术产品和杀虫灯等)。也可以建立考核制度,对长期不愿意或没有能力推广绿色防控技术的基层农药销售商,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实施淘汰制度。


    六、综合推广绿色防控技术和高产栽培技术。农业推广和科研部门要针对当地的主要农作物和迫切需要解决的病虫害,研究制定农作物生产全程绿色丰产技术,并建立综合生产技术的示范基地,让农户看到既达到农药化肥减量,又有增产效果,提高农户的参与兴趣。同时要简化绿色防控技术的操作工序,当前农业生产过程普遍缺少劳动力,且劳动成本较高,所以推广的绿色防控技术必须与其他的农事操作相结合,减少劳动量和节省劳动成本。

       七、强病虫害的预测预报和药剂筛选,为种植户的精准施药提供指导意见。特别要针对当前用药较多的园艺作物或其他经济作物开展病虫害的预测预报和药剂筛选,指导农户在关键时刻,使用关键药剂防治病虫害。


八、要“堵与疏”相结合。在支持和引导农户使用绿色防控技术同时,要继续加大农产品的检测,通过检测监管倒逼种植户应用绿色防控技术。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海口市农业农村局”门户网站,进入非政府网站
是否继续?